中央纪委国家监委|湖北省纪委监委|咸宁市人民政府|咸宁网

毛本波:回家

来源:咸宁日报 时间:2017-03-03 11:12

  一直想回老家看看父亲,可总有各种理由,没有去成。工作以来,我就很少回老家,更不说和父亲促膝交谈。

  某天,我和妻子带小孩出去玩,七岁多的小孩抱怨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玩的时间太少。小小年纪的她居然还流下了眼泪。这让我很愧疚,这种愧疚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,他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,而我们一个个离他而去,让他孤独地留在我们曾生活过的那栋老屋。他或许在想,子女何时才能回家陪陪他。

  我的父亲六十又三,地地道道的农民,在农村勤扒苦做,直到现在未辍耕作,农闲时还在附近打点短工。我曾劝过他,年纪大了,该休息了,可他坚持早出晚归,辛勤劳作,让人心疼。

  我跟妻子谈到父亲这辈子的不易,到老还这么辛苦劳作。妻子跟我说,与其劝他休息,倒不如常回老家陪陪他。是呀,作为儿子,早应该带上妻儿回老家陪陪他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双休,一家三口直奔老家。踏上熟悉而又充满泥土味的乡间小路,觉得特别亲切。门前老树,依旧吐绿,依旧芬芳。当父亲那消瘦的身影映入我眼帘时,眼泪再也无法控制。

  我第一次认真打量父亲,他的头发已斑白,额上布满皱纹,脸上满是沧桑,那个年轻、硬朗的父亲已只能从脑海里搜寻了。我拉着父亲的手,他的手厚重,粗糙,长满老茧,这双手见证了他一生的艰辛。透过这双手,我看到父亲在寒风呼呼的冬夜,用他温暖的手拍打我的背,哄我入睡;我看到我父亲头顶烈日,手握锄头,挥汗劳作;我看到我父亲在衣柜的最里层,翻出一叠零钞,递到我手上;我还看到……

  那天,我执意做了一顿午饭。这种执意中似乎蕴含着许多歉意,又似乎蕴含着诸多幸福。想想以前,从小到大,无论是平日里,还是逢年过节,饭菜都是父母亲做的。今天也该我为他们做顿饭了。我手持锅铲炒菜,父亲在灶下烧火,红红的火光映在父亲的脸上。我尝试着去读懂映着火光的父亲的脸。那是儿子终能为他做顿可口饭菜的愉悦?是儿子终能在空闲之时回到他身边的充实?还是这愈烧愈烈的火让他已看到我们未来红火生活的幸福?

  父亲以前酒量很大,但家境不好,他只能控制着自己的酒瘾,喝得很少;现在家境稍有改变,但父亲年事已高,喝不得几多酒了。那天我父亲很高兴,竟然多喝了几杯小酒。酒后,父亲的话明显多了些,说的都是我们的工作,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曾经,我们的未来。他说了很多,但没有一句有关他自己的话,没有一句要求我们对他如何尽孝的话,更没有一句抱怨儿女的话。他依然是那个只为子女着想,永远不为自己考虑的父亲。

  不知不觉,西沉的太阳映红半个天际,煞是壮观。望着夕阳下的父亲,我有太多的不舍,但还是不得不和父亲告别。此景此情,我百感交集,有对父亲一人留守老家的不放心,有不能时常陪伴父亲身边的愧疚,有那无法割舍的在我体内沸腾的那种浓于水的亲情。

  这次回家让我重温到父亲那无声且永恒的爱,这爱让我永远不忘那条回家的路。